新華社廣州7月4日電(新華社記者 陳寂) 廣東省紀委近日通報9起村官違紀違法典型案件,曝光了違法轉讓土地、私相授受“好處費”、侵占挪用私分公共資產、違規發放福利等農村基層幹部“九醜圖”。
      從百萬元徵地款到萬元醫葯費,村官貪腐的空間各不相同,共性是欲望無上限,手法無下限。某村委會主任收取2萬元“好處費”,便把公章交給他人,任其自行規劃並倒賣近4萬平方米工業建設用地;某村委會財務,偽造銀行對賬單從村委會賬戶提取現金110.9萬元,用於個人營利活動;某村委會主任將應個人承擔的醫葯費1萬餘元拿到村財務報銷,還用村集體資金送禮。
      近年來,許多“城郊村”在城鎮化發展過程中,成為“城中村”,“城中村”又變社區,村集體土地帶來的巨大紅利在這些“村官蚊子”的操盤下流入私囊。廣州市政法機關統計,由郊區發展而來的廣州市白雲區,近4年來已有100多名村幹部因貪污腐敗“落馬”,多數涉及徵地拆遷或為“違建”充當保護傘。
      長期以來,村務信息公開工作不健全,農村反腐的制度建設還有待完善,一些農村群眾往往受困於法律知識的缺乏、宗族觀念的束縛等,對村官腐敗現象或怒不敢言,或視而不見,使得“村官蚊子”猖獗一時。但在當前的反腐大潮中,反腐不設禁區、不留死角,有關部門應當以“零容忍”的態勢,把廣袤農村大地的“衛生死角”清理乾凈。
      和小小村官較勁,也並非揀了芝麻丟了西瓜。在過往的反腐敗案例中,小小村官曾變千萬元巨貪。老虎蒼蠅要打,農村的蚊子、小咬也要狠打。村幹部與農民群眾最為貼近,村官與百姓利益直接相關。在農村百姓看來,老虎可能遠在天邊,“村官蚊子”卻近在咫尺,常常嗡嗡滋擾,鬧心又吸血,必須狠打。  (原標題:新華時評:打虎拍蠅 也需盯緊“村官蚊子”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ze91zedzpz 的頭像
ze91zedzpz

oasis

ze91zedzp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